广州番禺搬工厂 外面奔波劳累再搬厂的感想

我所在的单位再广州番禺要搬工厂了。 那些橱柜里面的文件,我整理的工工整整,非得将它们全部打乱,还要重新再摆一次,电脑,桌子,生活办公用品,细数起来也有不少的家当,搬到新地方,还要和电信公司联系,办理移机手续,招牌也要重新做,一切的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何时能有自己一处容身之所,不再像那漂泊不定的浮萍,梦里,我都这样问过自己,最近的一次,我不知道房东是关心我,还是别的原因,他总是问我,是否租到了房子,什么时候请广州番禺搬工厂公司搬迁,干什么呀,房租早就给过,租期还没到呢?何苦咄咄逼人。

幸福就得靠自己争取,幻想和奢望,那是自己骗自己,时间倒退回2011的岁末,在全国房市低迷的情况下,头脑发晕的自己,还是倾尽所有,买下一处可以安身立命的门面房。 我的愿望,小学读书时的作文题,很多人说是科学家,大文豪,我说,我长大以后做个工人,风平浪静的过一辈子,时隔多年,初衷一直没有变,我要的是可以永不搬离的房子吗?其实,那更是一种安定的生活。

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对家人信誓旦旦的感慨,房价跌就跌吧,就算跌个十万,二十万,我都不会后悔,房子装修方面,我请的是一家从上海移居过来的装潢公司,他们设计出多种效果图提供参考,尽管价格有些高,我还是欣然接受,这是自己的一个窝啊,我会尽心尽力的打扮它,就像出嫁的新娘那样。 一个地方住的习惯了,和那里周围的人群总有些难舍难分,他们给予了自己很多的关照,当我在外面奔波劳累,他们会打来电话,小夏,公司来人找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遇到晚间来取东西的,我会将物件丢在隔壁的排挡,自己安心的回家。

这次请广州搬家公司搬迁,心情最高兴,我认真的将一些旧物有选择的丢弃,处理事物,当断则断,人到中年,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吗?就算是对过去的一种告别吧,朋友问我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说,好着呢,隔三差五的喝酒,江湖诨号“夏一斤”,老婆也说,你最近的睡眠质量不错呀,上床不到二分钟就打起呼噜,儿子更在后面起哄,就是就是,我在隔壁都听到了,我睡觉会打呼噜?并且倒床二分钟就开始,不会吧。
广州番禺搬工厂 外面奔波劳累再搬厂的感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