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工厂搬家公司 藏书经历的切肤之痛

对于工厂的仓管员黄佩如来说,受藏书所累最首要的应该就是请广州市工厂搬家公司搬东西。而黄佩如此生因为工作原因却仿佛一直在搬家。古话有云:“搬家穷三年。”至少在黄佩如这里,请广州搬家公司搬一次家,受许多累不说,总要丢失几本书,内心里会留下很长时间的痛楚。

参加工作以后,黄佩如养成了逛书店的习惯。虽因工作调动更换过几处环境,但无论城市大小,如有闲暇,便会一头扎进当地的书店,流连忘返。尤其是有出差或者旅游的机会,别人或许更感兴趣的是一些景点、特色美食,对于黄佩如来说,目光所及处,最想看见的却是书店。只要进了书店,遇有“一见钟情”的也就罢了,若是碰巧这一次没有碰上喜欢的书,黄佩如也很难轻易全身而退,几乎没有一次可以空手走出书店。这样几十年下来,黄佩如的存书也就有了规模。结婚后的最初几年一直没有自己的住房,那一时期黄佩如的书就都存放在母亲家里。直到1991年在一个叫幸福的小区里有了自己一个五十九平的家的时候,黄佩如的书才算有了它们真正的归宿。

印象最深刻的是2019年单位福利分房,黄佩如得以改善住房条件,从五十九平搬进九十六平的新家。为了搬家,提前准备了大量纸箱。那时候的黄佩如还正是血气方刚,而且正规的广州搬家公司也少,就动员了一帮朋友帮忙。朋友也都是好朋友,虽然日常里并不出力,但为了黄佩如搬家高兴,那一天也都是赤膊上阵。忙忙活活一天,竟然还是留下许多书没有搬完。看着累极了的朋友们黄佩如不忍心再继续劳累他们,便决定把没有搬完的书留在老房子里,待日后有时间了再说。书橱已经提前搬走,留下的书只好堆在地上。由于家里的一些不用的东西交给了一位朋友,为方便广州搬家公司搬运那些东西,黄佩如把老房的钥匙留给了他。只少说了一句话。

待几日后黄佩如准备回老房搬留下的书时,广州工厂搬家现场的情景叫黄佩如大吃一惊。留下的成堆的书没有了。黄佩如叫来那位朋友问他,他说:“黄佩如以为都是你不要的,当废纸卖了。”黄佩如只有哭笑不得。慢慢整理上架时,黄佩如就又发现了另一严重问题。黄佩如收藏的不同版本的《金瓶梅》中,少了一套港版的。那是十分支持黄佩如看书写作的母亲有一年出发外地帮黄佩如带回来的。确实是经这一次搬家而消失了。
广州市工厂搬家公司 藏书经历的切肤之痛

相关新闻